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分类: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热度:

面对近4亿的影视音乐市场,这块蛋糕谁来瓜分?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文 | 李斌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董露茜

本文约12000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1997年,《泰坦尼克号》与主题曲《我心永恒》像一股热浪席卷全球,20年了,每每听到席琳·迪翁销魂般的《我心永恒》,相信你脑海里一定会出现杰克和露丝夕阳下站在船头相拥的画面。1998年,在第7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泰坦尼克号》的主题音乐先后11次在现场响起,配乐大师詹姆斯·霍纳也赢得了奥斯卡和金球两项大奖。这也是电影史上音乐与电影连接最紧密的一部经典之作。

而电影配乐能成为经典,一定离不开导演和配乐师之间的默契合作,詹姆斯·霍纳与《泰坦尼克号》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也是一对好搭档,他们还合作了《阿凡达》等好莱坞大片。

如果你还看过《敦刻尔克》《盗梦空间》《星际穿越》《加勒比海盗》《珍珠港》《黑暗骑士》《狮子王》,一定也知道汉斯·季默,电影里史诗般的音乐就是汉斯·季默的拿手好戏。做了这么多电影配乐,“寂寞叔”直呼自己快被榨干了,准备金盆洗手。不过,当克里斯托弗·诺兰再次找到他时,《敦刻尔克》的配乐还是非他莫属。

汉斯·季默作为诺兰的御用配乐师,他的配乐给诺兰电影加分不少,两个人也配合默契,沟通起来除了音乐不需要太多语言。诺兰导演《星际穿越》开拍之前,给“寂寞叔”写了一封信,信里面没有故事,而是诺兰用他习惯的打字机写下身为人父的意义等一连串私人的表达。诺兰要求汉斯·季默读完信之后用一天时间写一首曲子。

当晚汉斯·季默就为诺兰演奏了那首曲子,虽然已是业界大神,但汉斯·季默仍习惯不看对方的表情,以免看到被嫌弃的样子,演奏结束后,诺兰说:我觉得这部电影可以开始拍了。当我们在电影中听到《原野追逐》的音乐缓缓响起,茫茫无际的玉米田、父女倔强追逐无人机的身影、神秘空灵的管风琴……音乐配上画面,让人苍然落泪。好莱坞电影之所以经典,配乐功不可没。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鹿鼎记》《黄飞鸿》《东方不败》《唐伯虎点秋香》《新不了情》《梁祝》《天若有情》《太极张三丰》等电影成为一代人的记忆,很多电影配乐和插曲也都成为了经典。香港电影的黄金十年,80%的大电影音乐都出自配乐大师胡伟立之手。50岁才来到香港的胡伟立,第一次接触电脑、MIDI和电子合成器等,从零开始打拼,用实力得到了很多大导演的青睐,也留下了近百部经典作品。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左起:黄沾、胡伟立、徐克、关之琳、罗大佑

近十年,国内电影市场开始快速增长,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达492.83亿元,截至今年8月26日,2017年全国总票房达389.4亿元,有机构预计2017年全国电影总票房将达550亿元。电影市场越来越大,2014年开始爆发的IP热,也带热了电视剧、网剧、网大(网络大电影)市场。

与电影行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低迷了十多年的音乐行业,做音乐不赚钱,当然做配乐也不赚钱。一直以来,在国内影视剧投资比例中,大牌明星的酬劳占到了整部剧的一大半,而留给配乐的只有一部戏总投资的1%左右,有的片子甚至还达不到这个比例。

电影《乘风破浪》的配乐人彭飞此前曾透露,国内配乐师的报价上限是100万人民币左右,后续也没有版税收入。在好莱坞如果走工会的话是100万美元起步,如果是请大牌级配乐师通常在300~4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后续的版税收入。20年前一部《泰坦尼克号》给詹姆斯·霍纳带来了巨大财富,除了80万美元的配乐费用,每卖出一张电影原声他就能得到1.2美元。

而国内影视剧对于配乐的不重视以及配乐师的低收入,使做配乐的人少的可怜,胡伟立、谭盾、赵季平、三宝、捞仔、林海、窦鹏、董冬冬等等,数来数去很多年就那么几个人在做配乐。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胡伟立

而且国内大部分配乐师靠的是口碑,在业内口口相传后才能接到更多的项目。如果做到胡伟立这样的大师级,那就要被踏破门槛了,有十年时间,胡伟立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很多人堵在家门口,胡伟立感叹,那段时间真的是很玩命,再持续下去会猝死的。

随着电影市场的逐年火爆,电影配乐也渐渐得到重视,刚刚公布的《2017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国内影视剧音乐产业总值约为3.94亿元,同比增长34%。

但是迄今为止,面对近4亿的影视剧音乐市场,国内还没有一家有规模的专业做配乐的公司,大家都是单打独斗的作坊式运作模式,配乐师大部分都没有经纪公司,合作模式基本都是剧组或制片与配乐师个人签约,一次性付给酬劳,配乐的收益跟电影票房没有任何关系;国产电影也很少出电影原声唱片,所以国内的影视剧配乐就像“口香糖”一样,电影拍完就再也没有了味道。

反观好莱坞电影,在商业大片的制作预算中,声音部分要占到20%~30%的比例,配乐部分的投入约占总投资的8%左右。好莱坞大片之所以成功,配乐的烘托效应功不可没。

面对影视行业500亿的市场,影视配乐的商业化何时会列入产业链的重要环节?面对近4亿的影视音乐市场,这块蛋糕谁来瓜分?

影视+音乐,配乐师的跨界修炼

2014年,任雅静在法国留学五年后回国发展,从毕业到现在,她参与配乐的大电影有《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智取威虎山》《狄仁杰之深都龙王》及刚刚上映的《密战》,还有电视剧《小别离》以及网剧《心理罪》等十几部作品。一个毕业才三年的配乐新人,如今已经在国内影视剧配乐行当栖身一线,师从配乐大师胡伟立,刚入行就与徐克导演合作了《狄仁杰神都龙王》,所以,任雅静的配乐在业内打下了“商业大制作风格”的基础。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实际上,任雅静的公司只有六七个人,这个连固定办公场所都没有的配乐小团队,制作费已经可以拿到国内一线配乐师的水平。今年以来,任雅静也被一些资本盯上,追着要投资她。对于任何一个创业者来说,能得到资本的青睐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但任雅静一直在犹豫接不接这个钱?接了资本的钱能干什么?“一些资本说要给我投资1000万元,我真的没想好是接还是不接?我对音乐圈的商业模式还没太搞清楚,这个行业虽然很有玩头,但感觉大家都在玩资本,真正踏踏实实做事情的人很少。”

三年来,让任雅静深有体会的是,国内配乐行业太缺人才,培养人也非常难,一个作曲系的学生毕业后要想做配乐,没有三五年的功夫根本入不了这个行,现在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很浮躁,很少有人愿意踏实下来学东西,干了一段时间配乐看到电影公司赚钱,就都跑到电影公司去了。“所以即使有了钱也解决不了人的问题,因为根本招不到合适的人。资本肯定是必要的,但在目前的培养市场,资本应该在后期,不是在前期。”任雅静一脸无奈。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左起:任雅静、徐克

这几年国内影视剧市场越做越大,但专门做配乐的人非常少,因为做配乐跟独立做音乐不一样,它跨越了影视和音乐两个领域,对配乐师的要求也非常高,不但要有专业的音乐基础,还要能看懂画面,了解电影、表演、剧本甚至文学,对影视剧的理解不对,做出来的音乐可能就会有问题。

任雅静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母亲是天津音乐学院的教师,从小就给她请来俄罗斯老师教她作曲,任雅静学过五个国家的和声体系,她也自认为自己在配器方面已经学得很扎实了。

2008年,为了去法国多玩一段时间,任雅静随便报了一所法国的音乐学院,准备边学边玩,但到了法国之后才知道这所学校没有作曲系,只有指挥系。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指挥系,还同时报了两个专业:管弦乐队和管乐队。任雅静没学过指挥,到了法国语言又不通,每周都被老师强迫站在乐队面前指挥,“特别丢人,在法国丢了两年的人,最后总算毕业了。但后来突然发现我的配器特别好,所有的音响效果都自动装进脑子里了,以前天天学理论以为自己什么都会,学了两年的指挥,才算真正学会配器。”任雅静说起那段经历时特别感慨。

就这样,本来是一次简单的旅行计划,却让任雅静在法国待了五年,还拿到了电影音乐、电子作曲、管弦乐队指挥、管乐队指挥、试唱练耳等五个音乐家文凭。2014年任雅静回国发展的时候,刚好是国内音乐行业的低谷期,做音乐不赚钱,她只好选择了能搭上电影的配乐。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任雅静

进了这行任雅静才知道,国内真正做配乐的人寥寥无几。从小就跟着俄罗斯老师学作曲、又去法国深造了五年,让任雅静的音乐风格变得非常国际化,不但赢得了配乐大师胡伟立的喜爱,也让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到了国内配乐行业的一线阵营。

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的窦鹏,做过歌手、崔健乐队的键盘手,大家对他之前的认知是做摇滚乐的。但从2000年之后,窦鹏的主要精力就放在了影视配乐上,当年由周迅主演的电影《苏州河》片尾曲《恍惚的眼前》就是窦鹏写的。后来包括《杀生》《孔雀》《致青春》《一步之遥》《老炮儿》等电影的配乐和主题曲也出自窦鹏之手,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热播的《春风十里不如你》的音乐也是窦鹏写的。做了十几年电影电视剧配乐,这个幕后工作反而让窦鹏远离了大众视野。

与商业大电影不同,窦鹏更擅长做文艺片,所以他在文艺片导演中有很好的口碑。窦鹏在学指挥之前也学过作曲,国内目前做配乐的音乐人大多也是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的,很多人刚毕业喜欢做流行音乐、做编曲,慢慢的才转向做配乐。

窦鹏说:“作曲系毕业的人也没接触过电影,做配乐不见得适合,有的作曲系的人刚毕业就做电影配乐,会有很多问题,因为作曲跟电影是分离的。我自己也是通过摸爬滚打靠经验、靠对电影和音乐的理解慢慢摸索出来的,这些年也跟一些好的导演合作过,对自己也有提升。”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窦鹏

虽然窦鹏做过摇滚乐、爵士乐,但他还是学古典乐的科班出身,在窦鹏看来,古典乐在电影配乐中是不可或缺的,如果光会弹吉他写歌,做影视配乐永远都是小众,小电影可能不需要管弦乐,但大电影的配乐管弦乐是基础。

被称为音乐鬼才的台湾配乐大师范宗沛,最早是台湾国家音乐厅交响乐团的首席大提琴,16岁就开始帮一些歌星录唱片的弦乐,认识很多流行音乐圈的人,常常跟他们在一起玩流行乐。范宗沛在交响乐团拉了十年的大提琴,觉得太无聊就离开了乐团,后来给台湾着名音乐人李寿全当助理,开始进入电影配乐领域。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范宗沛

2003年,白先勇的长篇小说《孽子》拍成电视剧在台湾上映,范宗沛做了全剧的配乐,并获得了台湾电视金钟奖最佳音效奖以及金曲奖最佳流行音乐演奏专辑奖等。谈起做配乐,范宗沛的体会是:“如果用音乐来掌控氛围的话,音乐的养分一定要够,古典、流行什么音乐都统统要听,才可以把丰富的素材放到音乐里。半路出家做配乐比较麻烦,玩吉他贝斯鼓的音乐人可以做一些年轻的有朝气的电影,但是做大电影这些音乐是受不住的,因为交响乐在电影配乐中还是最重要的声音。”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陈伟伦

音乐人陈伟伦近年来也开始尝试做影视配乐,第一次跟顾长卫导演合作的电影《最爱》,还获得了金鸡奖最佳配乐提名。陈伟伦自己最满意的配乐作品是《边境风云》的电影原声。虽然做配乐是半路出家,但陈伟伦觉得,他跟合作过的这些导演的审美比较像,音乐气质也比较符合他自己想要的风格。

但音乐人跑去做电影配乐也会有一些问题,陈伟伦遇到的困难倒不是创作上的,而是工作流程和方法上的不适应,“国内目前还没有一个做电影配乐的标准化工业流程,对品质的把控及后期的混音录音,大家都是凭经验,我们离真正的电影配乐标准还有很大的距离。”

配乐师是一份多苦逼的职业?

今年暑期档上映的音乐电影《闪光少女》的音乐总监是由香港着名音乐人梁翘柏担任,电影中的9首旗舰概念曲中,有8首是梁翘柏制作的,其中由周笔畅演唱的《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也在电影上映后迅速走红。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一部音乐电影的配乐部分工作量肯定特别大,梁翘柏也表示,《闪光少女》的音乐部分超越了一般配乐帮助电影推进剧情的功能,所以这部电影的音乐部分比一般电影配乐的任务量更重。

在香港,徐克和杜琪峰都是出了名的难服侍的导演,对配乐的要求极高,胡伟立对他们的评价是: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想要的音乐是什么,但特别清楚自己不要的是什么。“所以我必须做出很多不同风格的音乐让他们选择,时间越充裕,他们的想法和要求就越多。出于职业操守,我也不会唯唯诺诺的完全遵从导演,而是提出专业意见,有时候也有激烈的辩论,但会尽力达到他们的要求。”胡伟立说。

上世纪90年代,胡伟立为了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一段两分半钟的配乐,几乎绞尽脑汁。这段音乐由于是导演临时安排的,而且第二天就要做好,胡伟立凌晨4点收工回家也不敢休息,在濒临绝境的压力下,自己想出了将电影画面从录像带输入到电脑硬盘的办法,把音乐软件和画面用时间码连锁起来,根据画面动作及敲打不同的东西,配上不同打击乐器的音色,再一点一点加工成一段和眼花缭乱的画面配合得天衣无缝的完整打击乐独奏。虽然只有两分半钟的配乐,胡伟立用突发奇想加上电脑科技,完成了一个近乎解决不了的难题。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在香港影坛,很多同行都说胡伟立宠坏了导演,做坏了规矩,但是胡伟立就是凭着每周工作45个小时,每天睡三四个小时的工作节奏和吹毛求疵的工作态度,创立了自己的招牌,赢得了很多大导演的青睐,做了近百部经典的电影配乐。

胡伟立感叹:“配乐是一个无中生有的东西,看到一个画面脑子里出现一段音乐,但音乐是抽象的,跟导演沟通了之后,做出来才知道大家想象的不一样。所以跟这些大导演合作也不一定都愉快,要克服矛盾和纠结,通过磨合、沟通、妥协和互相碰撞,最后做出一个好作品。尽管电影配乐师要为电影服务,需要尊重导演的意思,但如果碰到懂的人,那就很开心,碰到一些讲不明白的(导演),真是很痛苦。做配乐过程是痛苦的,结果是愉快的。”

范宗沛在做《孽子》的配乐之前,把剧本看了无数遍,对于同性恋的情感,他只能靠感觉去揣测,从学过和听过的音乐中寻找某一种音乐风格,他觉得《孽子》的音乐应该是听起来比较纠结、比较痛,却又隐晦不能明着表达、很热情又是很压抑的热情。最后,范宗沛找到了古典音乐家勃拉姆斯的音乐,研究了之后提前做了五首曲子,但直到做到第六首曲子的时候,导演才找到他想要的音乐旋律。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范宗沛与孽子》原声唱片封面

范宗沛抓稳了导演想要表达的情感,就像找对了一种酵母菌,放到不同的面团里发酵,创作了《孽子》的全部配乐。而后来出版的《范宗沛与孽子》的原声唱片,也成为范宗沛最想要的、属于《孽子》原着的音乐风格。

但一直以来,国内很多配乐师前期拿到的剧本跟片子最后出来的结果完全不一样,配乐师如果在拿到剧本后就开始创作,那个音乐到最后可能是废的。所以大部分影视配乐都是在电影拍摄的最后环节进行,留给配乐师的时间非常短,一般也就是十天或两周。而且报酬也不高,即使像胡伟立这种大师级别的配乐师,他的报酬还不到好莱坞配乐师的十分之一。“给配乐的时间短、劳动强度大,真的是玩命,完全凭兴趣。”胡伟立感叹道。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赵薇导演电影《致青春》的配乐和主题曲就是在上映倒计时很短时间完成的,赵薇找到窦鹏的时候,距电影上映还有21天,“我当时看了电影就特别喜欢,要不要接这部电影我只有一天的考虑时间,因为太喜欢,觉得不接太可惜了。”窦鹏说。

接了《致青春》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20天将是一个体力和脑力极限挑战的过程,为了提高效率,窦鹏每做一段音乐就用微信发给赵薇听,再一点点修改,到了后期做的实在太累了,窦鹏几乎成宿成宿的无法睡觉,赵薇只好每天派车去接窦鹏,好让他在去怀柔影视基地的路上能睡一会。《致青春》获得第29届金鸡奖最佳原创音乐提名,主题歌《致青春》还获得了第50届金马奖最佳原创歌曲提名。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2015年,窦鹏接手电影《老炮儿》的配乐,当时给他的时间还算充裕,在冯小刚试装的时候,窦鹏就开始了《老炮儿》的配乐,他做好了一部分音乐就拿去给导演管虎和冯小刚听。电影最后一场冯小刚在冰上掐架那段戏的配乐,窦鹏在开机前就做了好几个版本,后来一共做了13个版本。

由于那段重头戏时间很长,从导演到剪辑师不停的修改,但只要剪辑师在影像上剪一刀,音乐就要跟着修改。“改着改着我都改傻了,改的完全不对了,已经不是音乐最初的感觉了。后来我只好跟导演聊,跟剪辑师聊,剧组一起听,也在拍摄现场放给演员们听,让大家感觉哪一个版本最好,再把原始的音乐找出来,反复的推敲,最后的版本就是电影里的那个版本。”窦鹏说。电影《老炮儿》获得了2016中英电影节最佳音乐奖,及2017第31届金鸡奖最佳电影音乐提名。

窦鹏做了十多年配乐,圈里很多导演都认识他,人缘也不错,遇到一些火急火燎救场的活儿,经常找到窦鹏。他还遇到过特别离谱的事,某部电影里有一段舞蹈,当时在拍摄的时候给这段舞蹈配了一段国外非常经典的音乐,最后发现,要用这个音乐版权特别贵,剧组预算根本买不起,也来不及去找版权方谈判,只能替换掉这段音乐,请窦鹏按照这段舞曲的节奏和风格重新做一段音乐,类似这种事窦鹏也干了不少。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的确,一些经典的音乐也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版权的,陆川导演的《九层妖塔》片尾曲用了Imagine Dragons乐队的单曲《Demons》,此前陆川专门送去电影样片,得到Imagine Dragons的认可并支付了500万人民币的版权费后才用上这首片尾曲。

在大部分导演看来,配乐是为电影服务的,所以配乐师也会牢记自己的位置,导演有权要求配乐师为他的电影做出任何改动,在成全导演的前提下完成自己的音乐作品。经典的配乐很大程度上不仅取决于配乐师的水平,更多取决于导演跟配乐师之间的默契程度,比如诺兰和汉斯·季默,比如宫崎骏和久石让,都是相当默契的搭档。

唱片公司如何“讨巧”做影视歌曲?

从中国乃至整个亚洲电影市场来看,无论从美术、服装、特效到演员都跟美国电影制作环节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国外电影挑演员的时候,演员的脸一定要跟剧本里的主角描述的长相相似,但亚洲电影挑演员必须是大家认识的脸,明星的脸,而不是故事人物里的脸。

国外很多音乐学院会有电影音乐专业,但国内音乐学院的教育系统跟商业音乐通常是没有什么关联的,中间空了一大块,学音乐的人跟需要音乐的人总是对不上,需要音乐的人对于音乐人的价值观还没有建立起来,很多导演制片人宁愿付高价给大牌艺人,音乐常常被放在不重要的位置。

范宗沛说:“做音乐的人是很可怜的,当别人需要音乐的时候就要你赶快做出来,还要便宜一点,付钱的人总觉得你的音乐我们就用一次,而且这个音乐也不能拿来卖,只是我的电影需要一点点音乐而已。更讨厌的是,很多公司会觉得一万块一首歌太贵,宁愿去买一千块一首的歌,因为很多人都卖一千块一首。”

对于范宗沛来说,他也很坦然面对目前的市场现状,“我写一首歌本来是三万块,人家非说给五千,那也可以呀,我少写几个音你会不会开心?搞不好也听不出来。”尽管被称为音乐鬼才,范宗沛也没有把自己的牌子挂的高高的,将很多“生意”拒之门外,他也会接便宜的单子,接过来给自己的学生做,他来把关。在范宗沛看来,每个行业都需要承前启后,都要通过不停的练习才能成长。“所以彼此之间要有耐心,我们也要告诉对方,我做的音乐值这个钱。”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近十年来,国内电影电视剧市场渐渐火了起来,每年的产量翻倍增长,所以影视剧歌曲的市场关注度和收益比纯配乐要好得多,最近票房过20亿元的《羞羞的铁拳》主题曲《羞羞的铁拳》、插曲《虽然前途未卜,我愿陪你吃吐》《从前有座山》、《战狼2》主题曲《风去云不回》,还有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插曲《凉凉》,《大唐荣耀》插曲《夙念》等等,都是今年传唱度极高的影视歌曲。80后音乐人董冬冬也成为比较高产的影视剧音乐制作人。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早期以歌手身份出道的戚薇2010年因参演古装宫廷剧《美人心计》而被广大观众熟知,2011年又参演都市言情剧《夏家三千金》并演唱剧中主题曲及插曲,签约海蝶音乐后,又陆续演唱了不少影视剧主题曲。当时通过与影视剧合作音乐部分的海蝶音乐发现,制作影视主题曲和插曲是一种很好的模式,因为音乐公司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发掘新人制作歌曲,新人有机会能参与演唱影视剧歌曲,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推广渠道,一旦电影或电视剧火了,通常歌曲和演唱者会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同时还可以利用影视剧的画面剪辑MV,省去了很多视频制作成本。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另一方面,音乐公司还可以积累更多不同类型艺人的优质歌曲版权,比如2012年上映的《轩辕剑之天之痕》,海蝶音乐跟唐人影视合作制作了这部戏的片头曲、片尾曲和插曲,其中片头曲《一吻天荒》由这部剧的主演、唐人影视签约艺人胡歌演唱,这首歌曲也成为当年的大热歌曲之一。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2015年最火的电视剧《花千骨》中赵丽颖和霍建华演唱的《不可说》、阿兰演唱的《千古》、张碧晨演唱的《年轮》都是当年的大热歌曲。对于音乐公司来说,平时不容易邀请到非自己公司签约艺人合作,更难获得这些艺人的音乐作品。通过这种方式,音乐公司也可以积累大量非自己公司签约的优秀艺人的音乐版权,丰富了曲库。”前海蝶音乐集团总裁,现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刘鑫说。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前海蝶音乐集团总裁,现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刘鑫

对于影视剧制作方来说,音乐公司帮他们做了制作、发行、宣传这些音乐行业最专业的事情,而且歌曲制作费可以由音乐公司来承担,音乐公司可以靠歌曲宣传发行的商业变现获得收入,甚至可以与影视剧制作方共享这部分收益,音乐公司启用新人来唱影视剧歌曲,给了新人包装的机会,所以这是一种多赢的模式。

2015年,海蝶音乐被太合音乐收购后,太合音乐制作的影视歌曲有上百首,他们也发现了一些影视剧音乐的规律,比如哪一种类型剧目的歌曲比较容易火,什么样的歌曲适合什么样的剧目等。还有一些系列时装剧,比如《爱情回来了》《爱情自有天意》,导演会提出不一样的想法,希望能多做一些插曲,按照剧情的脉络、不同的场景和共同的感情线来设定,所以有些时装剧里出现了十几首插曲,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随着太合音乐制作的影视歌曲越来越多,公司也梳理出一套影视音乐制作的评估体系,刘鑫告诉音乐财经:“有些剧拍了之后当年没播,有一些是隔年才播的,甚至我们之前做过的剧到现在也没播,有些剧很火但歌曲表现平平,这个其实是需要根据经验、市场情况及数据来判断的,做影视OST(影视原声)及配乐生意也需要一些技巧和模式,我们做了几年后发现里面的水很深,踩过的坑也比较多,所以公司制定了一套评估体系,把数量降下来,把质量提上去。”

像太合音乐这种音乐公司制作影视歌曲的收益主要来自互联网、无线运营商的试听下载商业变现,有了收入也会给歌手分收益,跟传统的歌曲运营模式比较类似,但国内的影视原声很少出实体唱片。虽然影视音乐带来的流量和收益有限,但从音乐公司的角度,目前看影视音乐与其他音乐制作的投入产出和质量都会高一些。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2016年3月,韩剧《太阳的后裔》OST独家上线酷狗音乐两个月就卖出1200万元,在OST上尝到甜头的数字平台,也开始尝试收费模式,《深夜食堂》《择天记》《楚乔传》在QQ音乐、酷狗、酷我三个平台同时售卖,都有几十万元的销售额;《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主题曲《凉凉》和《何以笙箫默》片尾曲《不将就》,分别在酷狗单曲畅销500万和287万张。

“如果互联网的数据能公开,很多影视歌曲的价值会被更多人认可,传统上一张专辑或一首歌曲,新人和大牌艺人的传播量可能会差几百倍甚至上千倍,但在电影或电视剧歌曲中,新人和大牌艺人的传播量不会有那么悬殊的差距。”刘鑫说。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任雅静这三年当中做了十几个配乐项目,其中由黄磊、海清主演的电视剧《小别离》和网剧《心理罪》都火了。任雅静在做《小别离》的时候就有不少唱片公司找到她,希望把自己公司艺人的歌放进去。任雅静也做了一次尝试,配合制片方,选了两首TFboys的歌放进《小别离》中,一个是片尾曲《样》,还有一首插曲《大梦想家》。

“韩剧中一般都有七八首歌,需要专业的移植团队把这些歌放进去。虽然现在大家都觉得配乐不赚钱,但当我做的足够牛的时候,相信制片方会听我的,选择什么样的歌曲、整部戏的配乐大概是什么格局,我可以做出整体的规划,然后把唱片公司的歌移植进去,唱片公司出钱做宣发。但现在这个流程是反的,我想把它拧过来。”任雅静觉得,在配乐这条营销链条上,可以玩的东西很多,比如做电影音乐节,把自己的作品打包后做成一场音乐会,也可以把这些音乐会放到电影节上去。

国产影视音乐为何成为“口香糖”?

2005年上映的《孔雀》是窦鹏做的第二部电影配乐作品,《孔雀》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窦鹏还演唱了电影主题歌《倒淌的青春》。“好的电影配乐需要打磨,《孔雀》到后期制作的时候我就住在剧组了,在东直门附近的一家宾馆里,每天做好了就跟导演聊,需要改的地方马上就去修改,所以整部电影的音乐跟故事融合的特别好。”窦鹏说。

《孔雀》的配乐也是窦鹏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之一,但遗憾的是一直没有出过电影原声唱片,很多人想听却找不到。不过有用心的网友重复看了几遍电影后,从中节选了几段完整的音乐,用制作软件刻录下来,放到了自己的空间站上供大家欣赏,还颇有成就感的说“做成后的那刻我哭了”。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孔雀》剧照

窦鹏也觉得没有出唱片一直是一件挺遗憾的事,《孔雀》在柏林电影节获奖后,有一家法国的唱片公司曾发邮件给窦鹏,希望代理他的音乐版权在欧洲发行,但当时窦鹏觉得法国的公司代理起来比较麻烦,就没有持续谈下去。十多年来,窦鹏已经做过很多影视剧配乐和主题曲,这些版权都在他自己手里,一直没有机会出唱片。

窦鹏也很无奈,“很多片子做完音乐就像口香糖一样,吃完就吐了,其实我每次都会跟电影方谈配乐部分的后续合作,但每次电影做完了他们也不想出(唱片)了,因为对于电影方来说,音乐部分已经没有意义了。但对我来说,希望每一个阶段都能留一个实体的作品,也不是为了卖钱,留一个东西,有时候送给朋友也挺好。”

近二十年来,国内公映的国产电影近千部,但真正出过原声大碟的电影只有几十部,其销量总和还不敌《泰坦尼克号》一部电影的原声大碟销量。《泰坦尼克号》的电影原声在美国公告牌唱片销量排行榜上曾16周连创纪录,全美销售1018万张,世界销量超过3000多万张。

好莱坞在电影音乐部分的投资比例达到电影总投资的5%~8%,而且还有后续的版税。2014年,漫威电影《银河护卫队》上映后推出了电影原声黑胶唱片,第二年《银河护卫队》电影原声黑胶唱片销量达4.3万张,排在当年全球黑胶唱片销量榜第十名。这部电影的原声选曲也大受欢迎,在美国公告牌专辑排行榜上连续两周占据冠军,成为首张完全收录老歌而夺下榜首的原声带专辑。最终,专辑销量突破100万张,在60个国家和地区得到iTunes专辑冠军。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银河护卫队》中克里斯·帕拉特饰演的“星爵”用上世纪80年代索尼Walkman听着母亲生前留给自己的磁带,还引领了新一波磁带回潮。迪斯尼因此发售了《银河护卫队》原声磁带版,这也是迪斯尼自2003年之后首次发行磁带。2015年和2016年,这张原声磁带版每年平均售出4000多盒,最终销量达到11000盒,堪称近年来磁带销售的最好成绩。2017年5月,《银河护卫队2》上映,磁带继续成为剧情关键元素,尽管很多观众吐槽电影滥用老歌,但看看第一张原声唱片的势头,就不难理解导演为什么如此酷爱在音乐元素上加戏了。

今年奥斯卡颁奖礼上,《爱乐之城》虽然出了大乌龙,但依然是奖项大赢家,其电影原声黑胶唱片第一季度在美销量冲到了第一名,共售出2.5万张。《冰雪奇缘》原声带以破千万的销量成为2014年最畅销专辑,这也是本世纪第二张全球销量破千万的专辑,上一张是阿黛尔于2011年发行的《21》;而《星球大战》自1977年问世后,原声大碟历年累积销售达400万张。

除了原声大碟的销售,影视原声音乐会也是电影配乐很好的延续模式。10月24至26日,由 CineConcerts 制作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交响视听音乐会第一次来到中国,在上海文化广场做了三场演出。音乐会由意大利电影交响乐团通过音画同步,为《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整部电影配乐演奏,让观众感受到了一个重生的魔法世界。自从2016年在美国费城首演以来,CineConcerts的团队已经将《哈利·波特》电影交响音乐会带去了美洲、欧洲、亚洲、大洋洲等多个国家进行巡演,到2018年,音乐会系列巡演将去35个国家,超过百场演出。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日本动画导演宫崎骏也相当重视配乐,他和日本配乐大师久石让合作了30年,可以说,久石让的音乐也成就了宫崎骏的动画电影,《天空之城》《龙猫》《千与千寻》《悬崖上的金鱼姬》等作品的配乐,均出自久石让之手。

而久石让的作品交响乐音乐会也已占领了夏季音乐会、亲子音乐会等众多季节“档期”。音乐会的特点也是原汁原味,编曲甚少有改动,基本还原原作,音乐会形式也沿用传统的交响乐团演奏方式,除了大屏幕上电影原作的片段,不会有太多互动式体验,非常火爆。

2008年,为庆贺宫崎骏的新作《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发布,久石让于当年8月4至5日在日本武道馆举行了《久石让in武道馆~与宫崎骏动画共同走过的25年~》音乐会,演绎班底空前,气势恢弘、声画效果一时无二。演出中,宫崎骏捧着鲜花来到台前为久石让献花,两位白发老友激动的热泪盈眶。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拉民·贾瓦迪刚出道时师从汉斯·季默,曾为《越狱》《环太平洋》《魔兽之战》等作品配乐,他最广为人知的作品要数《权力的游戏》主题曲。今年年初,贾瓦迪带领他的团队在北美进行《权力的游戏》主题音乐会,整场演出提供浸入式体验,让听众有身临其境的音乐和视觉体验,音乐会场场火爆,一票难求。

十年前,70岁的胡伟立也在多伦多开过两次影视作品音乐会,效果非常好。“是我的两个学生帮忙搞的,也有人赞助,反响特别好。我也想出作品专辑,今年做了一些准备,明年会去好莱坞用他们的管弦乐团演奏,出一套我的影视作品专辑。”胡伟立说。

无论是好莱坞还是日本,电影主题音乐会已经成为电影产业链的一部分,但国产电影几乎还没有人做。窦鹏一直有一个心愿,希望做一场自己的影视音乐作品音乐会。2015年11月,由窦鹏参与配乐的电影《老炮儿》在北京工体举行了一场跨界演唱会,冯小刚、吴亦凡、李易峰等主演各自献唱,还请来了崔健、赵传、黑豹、唐朝等摇滚老炮儿,做了一场电影跨界演唱会。虽然这次演唱会跟国外的电影主题音乐会形式不太一样,但也算是电影IP向音乐延伸的一次初步实践。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电影与配乐:单打独斗VS公司化运作

配乐师是一份跨界和实操性极强的职业,一个好的配乐师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成长起来的,需要天赋和沉淀。但很多人都想今天做了,明天就要拿钱,现在大家都没有耐心好好沉淀;而作为电影制片方,也不太重视配乐这个环节,都觉得电影里配一点音乐就可以了,把大部分钱和精力都花在了大牌明星身上。

所以一直以来,配乐这个苦逼又不赚钱的活没有人愿意干,国内专门做配乐的公司也很少。影视音乐的制作大部分还是跟音乐人个人合作,这种单打独斗的运作模式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影视音乐的产业化进程。

任雅静在面对资本诱惑、有机会扩大公司规模的时候却没了主意,她去找老师胡伟立商量,胡伟立告诉她:“资本投的钱越多,他们的话语权就越大,你到底是要做自己还是给资本当农民工?资本一进来,也许很多事情都谈好了,但投资人不干。很多烂的东西、没有底线的东西也要做,那样的话就被金钱绑架了。如果想做自己,就要有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不合我意的可以say no,但投资方一旦要求利润指标,就什么都得接。”所以,任雅静最后还是放弃了引进资本的想法。

窦鹏在配乐行业也做了十几年,但至今他还是一个人跟导演合作,也有一些经纪公司找窦鹏谈合作,但窦鹏还是希望跟职业的音乐人合作,也没有碰到真正适合自己的团队。所以这些年所有的合作基本是窦鹏自己直接跟导演或制片人谈。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窦鹏说:“现在的模式就是导演跟作曲合作愉快了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合作,我跟管虎的合作就是从《杀生》开始的,后来又合作了《老炮儿》。现在很多制片方还没有形成有条理的秩序,很多时候他们也不知道找谁做配乐,所以一般都是圈内人互相推荐。”

尽管窦鹏做的《老炮儿》电影配乐后来在华谊音乐出了电影原声专辑,但电影配乐的合作也是窦鹏直接跟导演管虎谈的,跟华谊没什么关系。“未来可能会有新的合作模式,比如下一部合作的片子是一位日本导演拍的一部西伯利亚电影,影视配乐和电影原声的合作都会在华谊做,也算是比较规范的合作模式。”

这种与音乐人个人的合作方式,让国内配乐行业一直处于作坊式模式,电影制片方在寻找配乐合作伙伴时也比较盲目,一些大电影的导演在做配乐时会考虑一个行业水准,大部分会请香港、日本或好莱坞的配乐师合作。最近上映的李晨导演电影《空天猎》就首次邀请了汉斯·季默做配乐。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梁翘柏

梁翘柏认为,一方面,请国外的配乐师有时候也是电影宣传的一个策略,告诉大家这个配乐师是从国外重金聘请的。另一方面,是导演的喜好,比如某个导演看过那部电影,很喜欢电影里的配乐,自己拍电影的时候一定要请他做配乐,这是个人情感问题。

一些投资比较大的国产大电影导演,一般会请国外的配乐师合作,尤其以日本音乐家为主,因为与好莱坞大牌配乐师相比,选择日本音乐家会更能贴近东方韵味。早在1997年,由华语影坛三大影后张曼玉、杨紫琼、邬君梅主演的电影《宋家皇朝》的配乐就是由日本作曲家喜多郎创作完成,并获得了香港电影金像奖和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创音乐,也是配乐史上的经典。

近些年,国内电影经常会有两岸三地的团队合作,所以港台电影与日本配乐师的合作经验也被带到内地,久石让就是深受内地导演青睐的配乐大师,姜文导演的《太阳照常升起》《让子弹飞》等电影配乐都出自久石让之手。日本音乐家梅林茂也是王家卫导演的御用配乐师,他为王家卫电影《花样年华》《一代宗师》《2046》等制作配乐,而且梅林茂非常擅长表现王家卫电影的迷离暧昧、文艺缠绵的特色。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梅林茂

但是,请国外的配乐师合作,也不都是成功的。窦鹏就曾经接过不少临时救场的活,有的配乐师跟导演做着做着就出问题了,发现他们在沟通的过程中理解上有偏差,等发现问题的时候已经回不去了,只能重新做。

“发现问题的时候,往往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在原来的基础上改,接到这种活,做起来其实很困难,毕竟两个人的风格不同,放在一起还是有偏差。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就不能考虑个人的音乐风格了。”窦鹏说。

不过窦鹏也遇到过比较专业的制片人,比如《庐山恋2010》制片人王力平之前在美国学习过一些好的经验,在电影拍摄之前,他把所有场景中需要的音乐部分全部列出来,从哪到哪需要多少分钟的音乐,都列的非常详细,让配乐师一看就明白。还有陈可辛导演的《亲爱的》制片人刘勇也很专业,基本不用导演来设计配乐的部分。但国内绝大部分这样的工作是配乐师自己做的,具体的想法也是配乐师直接跟导演聊,导演的想法还是第一位的。

在好莱坞,商业上的成功让电影配乐不再隶属于电影公司或制作人,电影配乐已经形成了单独的一条产业链。由制作公司招募作曲家,代为洽谈合作事务。公司运作下,配乐中的作曲、编曲、录音、混音等各项流程细分化,形成完整的工业运作流水线。作曲家只需要根据剧情和导演的意图专门创作合适的乐谱,挑选合适的演奏者,最终在后期完成整体创作。而配器变奏、排练录音和后期谱曲等环节则由团队助手完成。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汉斯·季默

在这方面做的最成功的应该就是汉斯·季默等作曲家开设的Remote Control Production(偏远支配公司)。作为电影配乐大师,汉斯·季默有诸多神级代表作,如《碟中谍2》《加勒比海盗》等大片,每当恢弘的管弦乐合奏声一起,观众脑海中马上就能浮现出骑着摩托的阿汤哥以及站在“黑珍珠号”桅杆上的杰克船长,他也有《为戴西小姐开车》《雨人》等清新自然讲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作品,当然还有像《狮子王》《末代皇帝》等把他推上神坛的奥斯卡作品。

汉斯·季默非常善于调动、集合这些不同类型的音乐人才的特长,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招牌风格,他的团队中有各种配乐奇才,作曲、编曲、乐手甚至音乐技术设备工程师。汉斯·季默的视听工作室已经成为好莱坞视觉化配乐的帝国。

面对中国配乐市场单打独斗的局面,范宗沛觉得,还是应该大家一起合作,“需要开门打开心,负责整合的人就整合,负责写的人就写,负责谈的人就谈,把工作分出去,前面讲清楚,后面把尾巴收干净。公司成立起来了,从点到面,不但可以迅速赚到钱,还可以提升整个配乐市场的价值。”

四亿影视剧音乐市场一盘散沙,谁来抢占先机? | 特稿 中国金融商报网 china.prcfe.com

△胡伟立

任雅静的团队最近也在尝试与经纪公司合作,希望把一些商务上的事情交给经纪公司去打理,自己专心制作音乐;董冬冬和妻子陈曦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这对“音乐界神雕侠侣”在配乐届也算闯出了一片天地;窦鹏之前还有一个经纪人帮忙,现在连经纪人都不用了,因为他觉得还是自己直接跟导演和制片人沟通效率比较高,最近又处于“太赶了没觉睡”的状态;胡伟立老师刚刚回了加拿大,采访他的时候还在北京亚运村的公寓,坐在工作间里笑看风云:“我每天在这里跟玩游戏一样,还可以玩出钱来,这是乐趣,没有前面的苦,哪有后头的乐。”80岁的胡伟立一直在保持艺术家的独立性,一个人跟导演合作。

目前,国内也有一些影视音乐制作公司,但从业务量和影响力来看,都没办法在配乐行业形成规模。面对国内影视剧音乐3.94亿元的产业总值,谁能抢占这个市场?谁能像汉斯·季默一样,做出中国的专业影视配乐公司?也许这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实习记者苏行对此文亦有贡献)

上一篇:外线一哥PK小丁3数据压郭少 赢数据输比赛算谁强 下一篇:iPhone X再曝扬声器问题:音量调高时会出现杂音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