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吨!深圳海关破获全国最大宗穿山甲鳞片走私
分类: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热度:

11.9吨走私穿山甲鳞片,至少2万只穿山甲惨遭杀戮。11月29日,深圳海关召开发布会对外通报,今年7月,该关在深圳盐田港一个申报为进口“空柜”的集装箱中,查获穿山甲鳞片11.9吨,这是中国海关历年来单次查获的最大宗穿山甲鳞片走私案。

深圳海关经过4个多月的侦办,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目前走私犯罪嫌疑人李某君、何某杰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深圳海关表示,将进一步强化监管,严厉打击任何走私濒危动植物及其制品的走私犯罪行为。

一个“空柜”,查获走私穿山甲鳞片11.9吨

今年7月1日,一个向海关申报为“空柜”的集装箱从深圳盐田港卸船入境,正当该柜办理出闸手续准备入境时,被海关拦截检查。经初步检查,所谓“空柜”实际不空,打开柜门就发现有鼓鼓囊囊的深色破旧编织袋包装货物,关员检查几包均为木炭。随即,该柜按程序被送往海关查验场进行彻底开箱查验。

经过彻底查验,关员惊呆了:卸完箱门口的一百余包货物后,一阵浓烈刺鼻的腐臭味扑鼻而来,箱体内间隙可看到红蓝相间的崭新编织包装袋,与箱门口的货物大相径庭。一名经验丰富的关员判断,箱子里面装的极有可能是动物腐烂物质,于是立即联合检验检疫部门对该集装箱和货物进行消杀毒处理。随后详细检查发现,除去箱门口176包共计5.1吨木炭,箱内239包红蓝相间的包装袋中的货物疑似穿山甲鳞片,净重达到11.9吨。

7月18日,经华南野生动物物种鉴定中心对疑似穿山甲鳞片鉴定:查获的穿山甲鳞片为哺乳纲鳞甲目穿山甲科穿山甲属树穿山甲和长尾穿山甲的鳞片,树穿山甲和长尾穿山甲均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Ⅰ。

据濒危动植物保护专家介绍,一只穿山甲身上约有0.4到0.6千克鳞片,走私11.9吨鳞片,这意味着约有2-3万只穿山甲遭到残忍杀戮。

两个“拼音姓名”,牵出走私团伙

案情重大,深圳海关高度重视,将相关案情及时向上级汇报。7月21日,深圳海关缉私局大鹏分局对该案刑事立案侦查,深圳海关缉私局抽调精干缉私人员成立了专案组。

但办案人员一开头就困难重重,查获现场除了一个申报的“空柜”,再无其他线索。

海运货物,一般涉及码头公司、托运公司、船代公司、货代公司、收货人、发货人等多个繁杂的环节和人员。海关缉私人员开展走访、摸排,逐个排除了嫌疑,最终把目光锁定在收货人与发货人身上。

通过调取的海运数据,缉私警察从一份海运提单信息中发现了一个收货人姓名: “XIA ×HUA”,这显然是中国人名字的拼音,但收、发货人的联系电话均为境外电话。真正的收、发货人是谁?线索信息极为有限而悬念重重。

这时,大数据分析技术成为了海关缉私攻坚手段。缉私警察运用大数据分析技术,以这个拼音姓名为关键点,从海量的各种信息数据里经过反复分析比对,初步筛选出来了几十个与“XIA ×HUA”读音相同的人员,再通过关联本案相关的特征信息,确定了多次去过非洲国家的山东鄄城人夏某华有重大嫌疑。8月24日,侦查员将夏某抓获,案件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

但是,经审查发现,夏某年仅二十出头,并不具备操控11.9吨穿山甲鳞片如此大体量商业活动的能力;且其年前便已回国,不具备作案时间。夏某这个线头又断了。

缉私侦查员们另辟蹊径,一手继续梳理夏某华的供述,寻找疑点,另一手开始追踪另一份境外海运数据上留下的申请人信息:“Li ×JUN”。在夏某华的供述笔录中,一个细节引起了办案人员注意:夏某从非洲回国时,曾将护照借给也在非洲从事毛发收购生意的姐夫窦某波,窦某波将其护照复印了几十份。于是,侦查员们又围绕“Li ×JUN”、 窦某波开展了数据分析。

经过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终于排查出与窦某家族有密切联系的李某君,而李某君的姓名拼音与那份海运数据上的申请人“Li ×JUN”正好吻合!李某君有重大涉案嫌疑。9月12日,办案民警前往青岛将李某君抓获归案,案件侦破工作至此取得了阶段性突破!

数张手机照片,固定走私证据

李某君到案后,审讯并不顺利。该李混迹江湖多年,自知从事穿山甲鳞片交易是违法行为,反侦查意识极强。他认为海关缉私人员没有直接证据,无法查证其犯罪行为,在讯问时百般抵赖,对其走私犯罪事实矢口否认,甚至对侦查人员当场从其身上搜出的手机,亦以“前段时间在二手市场购买”为由搪塞。

对此,海关侦办人员稳扎稳打,固定证据步步为营。先从李某君手机里,挑选了一张其儿子的照片,照片上的拍摄日期,推翻了其“手机为前段时间在二手市场购买”的供述。

但李某君并没有就此认输,即使承认了手机案发期间就是本人使用的事实,但依然心存幻想,对手机中的穿山甲鳞片照片一问三不知,与侦查员较量着耐心和智力。李某君的嚣张态度更加激发了海关缉私人员的斗志。

一位缉私老侦查员一直在冷眼观察着李某君的举止,当眼光落在李某君穿着拖鞋的脚上时,敏锐地发现其左脚食指上有颗黑痣。这时,侦查员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曾在李某君手机中看到过一张照片:一只踩在穿山甲鳞片上的穿着拖鞋的脚,左脚食指上赫然也有一颗黑痣。缉私民警立即固定了李某君脚上的这个关键证据。当侦查员向李某君出示了那张照片后,李某君脑门上渗出了毛毛汗。

紧接着,侦查员又将提取出来的照片进行了信息技术分析,确认了李某君脚踩穿山甲鳞片照片拍摄的实际地理位置就是位于非洲某国。李某君失下一城但仍负隅顽抗,又改口狡辩“照片是在非洲朋友那里好奇拍摄的”。但科技手段展示的数据彻底摧毁了李某君的抵赖谎言和所有幻想。经侦查人员大量的信息分析工作,有力地指证了李某君在非洲实施走私的涉嫌犯罪行为。在一个个鉴定结论面前,李某君的狡辩终于土崩瓦解。

在对李某君的侦查过程中,一个可疑的同行人——何某杰进入了侦查人员的视线。这位何某杰曾案发前不久与李某君搭乘同一航班旅行,并有过一起出境记录。侦查人员还发现,何某杰户籍所在地安徽亳州,也是中国较大的中药材批发市场之一,何、李二人联系频繁,近段时间资金往来高达五百万元以上。

种种证据显示,何某杰具有重大涉案嫌疑。10月初,侦查人员火速赶赴皖北,在当地公安机关协助下,将何某杰抓获。经审讯,何某杰供述了应李某君要求,帮忙走私11.9吨穿山甲鳞片入境的犯罪事实。

深圳海关:全力打击濒危动植物及其制品走私

穿山甲鳞片又被称为山甲片、麒麟片,《本草纲目》中记载穿山甲鳞片有“除痰虐寒热,风痹强直疼痛,通经络,下乳汁,消痈肿,排脓血,通窍杀虫”的功效。

穿山甲被用作食材药材在国内有市场存在,从境外尤其是非洲收购穿山甲鳞片的价格异常低廉,巨大的利差诱惑驱使着走私分子铤而走险。

此宗案件是中国海关单次查获数量最多的一宗走私进口穿山甲鳞片案件。该案的侦办,引起了海关总署的高度重视。经查,犯罪嫌疑人在非洲某国采购散装穿山甲鳞片,伪报为“木炭”等产品,通过海运方式运抵国内港口。为躲避海关监管,犯罪嫌疑人在装柜时故意不留收、发货人信息,待船到目的港后,凭提单直接提货。该团伙精密组织,分工细致,团伙中李某君等人负责境外采购和办理海运手续、何某杰等人负责国内码头接货和境内销售。

2016年,第17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方大会决定将穿山甲调整为附录Ⅰ级保护动物,禁止任何国际性商业贸易。

深圳海关表示,严格履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维护生态文明,是海关的神圣使命。深圳海关将以高度的社会责任心和政治敏感性,对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继续保持高压打击态势。


上一篇: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水泉村的“分红会” 下一篇:高通再对苹果提专利诉讼 试图禁止iPhone X在美销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