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胡兰-中国社会科学网
分类: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热度:

刘胡兰,原名刘富兰。1932年10月8日出生于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父亲刘景谦是一个28岁的青年,每天披着星星下地,戴着月亮回家,生活的负担把他压得沉默寡言。由于长期的清贫与劳累,生母王变卿身体虚弱多病,特别是生下妹妹爱兰之后,一病不起。奶奶是个勤俭持家的能手,谁要是把小麻油灯的灯捻挑大一些,她就要唠叨几句:“败家子呀!就这么不会过日子!”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很清苦。刘胡兰4岁时,病魔夺去了生母的生命,使她和妹妹爱兰过早地体会到了人生的不幸与苦难。姐妹俩的生活起居全落在奶奶身上。严厉而慈祥的奶奶在教她们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的同时,更教她们做一个正直的人,人穷志不短。

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抗日的烽火燃遍了吕梁山麓,抗日游击队异常活跃,八路军经常驻扎在云周西村,学习、训练、做群众工作,云周西村被当地的人们称为“小延安”。刘胡兰常常和小伙伴们模仿八路军做游戏、学唱歌,听叔叔们讲故事。潜移默化中,她接受了革命教育,质朴的情感里把八路军当作了自己的亲人。

1938年4月,中共清(清源县)、太(太原县)、徐(徐沟县)特委文水特别支部成立,文水县抗日民主政府同时成立,年轻的共产党员顾永田担任了第一任县长。5月,文水县抗日游击队在离云周西村25公里的大象镇伏击了日本侵略军,战斗结束后,刘胡兰和父亲一起慰问游击队,祝贺新胜利。伟大的抗日战争及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英勇抗战,深刻地影响着刘胡兰的成长!

刘胡兰在抗日战争的暴风雨中度过了童年时代。几年后,继母胡文秀来到了刘家。1941年,9岁的刘胡兰上了冬学。开学那天,胡文秀用废纸给女儿订成本子,把刘富兰改名为刘胡兰,寓意着母女情深。由于连年战乱,冬学不久就停办了,胡文秀见刘胡兰勤奋好学,便利用纺线的机会,在压纺车的石板上面,用石灰块教女儿写字。

在艰苦的岁月中,在平川坚持斗争的八路军日夜活动在“青纱帐”里。小小年纪的刘胡兰常随大人们给八路军送干粮,随情报员为八路军传情报,不知不觉地为党做事。父亲刘景谦也经常告诫女儿说:“答应下八路军的事,咱就是拼上命也要完成。”父母的谆谆教诲,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场面,英勇牺牲的英雄们的事迹,都在一天一天地鼓舞着刘胡兰,引导她走上革命道路。

1942年,10岁的刘胡兰当上了儿童团团长。她经常和小伙伴们站岗、放哨、掩护抗日干部;还随武工队员到敌人据点散传单、贴标语、侦察敌情,对敌人展开政治攻势。一天,晋绥八专署抗联主任米建书,正在云周西村召开干部会,刘胡兰发现日军偷袭后,马上报告米主任,使他们及时安全转移。这年夏天,刘胡兰和“敌工站”站长刘芳,趁敌人据点信贤村唱戏的机会,侦察敌情,顺利地完成任务。

残酷的斗争环境,塑造了刘胡兰胆大、机警的个性,磨炼了她勇敢、坚强、不屈不挠的意志。由于她多次出色地完成任务,党组织对她更加信任,经常把重要文件让她保存。是年秋天的一个夜晚,她在整理刘芳的笔记本时,看到有两张写着“人民救星毛主席”字样的照片,心情十分激动,更加坚定了她跟党走的信念。

1943年,日军为了维持其日益残败的局面,拼命地抢粮抓丁,党领导人民针锋相对,开展了抗粮斗争。有一天,敌人又来抢粮食,刘胡兰机智地把敌人引向破坏抗粮工作的地主家,保护了人民的利益。

1944年夏天,抗日民主政府决定除掉汉奸刘子仁。刘胡兰知道后,时刻留意刘子仁的行踪。一天,在下地回家的路上,她看见刘子仁向保贤村走去,马上报告了区干部,协助武工队处决了汉奸刘子仁。

1945年1月,文水县工委领导全县万余军民打下了西社村据点,夺回粮食50多万公斤。刘胡兰参加了这次大规模的战斗,经受了战火的考验。5月,八路军伏击了偷袭云周西村的日军。战斗中,刘胡兰和青年们主动上前线为八路军送弹药,救护伤员。她像一颗幼松迎着抗日的烽火茁壮成长起来。

抗日战争胜利后,文水人民也赢得了解放。然而,国民党蒋介石、阎锡山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疯狂地抢夺抗战胜利果实。阎军迫不及待地向晋绥解放区大举进攻,9月9日又夺取了文水县城。新的中共文水县委很快组成,领导全县人民在广大农村开展了“反奸清算”运动。刘胡兰积极投身到大象镇的“反奸清算”运动中。10月,她参加了中共文水县委在贯家堡村举办的妇女干部训练班。“妇训班”的生活很苦,担任小组长的刘胡兰,经常帮助值日的同学拾柴、做饭,和同学们谈心。由于敌人的骚扰,“妇训班”曾几次转移,途中,刘胡兰拿文件、背粮食,帮助体弱的同学扛行李。她常常鼓励大家说:“八路军打仗死都不怕,咱们还能怕困难,怕困难哪能干革命……”40天的培训结束后,刘胡兰不仅提高了文化水平,更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回村后,她担任了村妇救会秘书,积极组织妇女上冬学,热情宣传革命道理和党的政策;组织妇女纺线织布、做军鞋;组织青年给前线送水、送饭、救护伤员。地主二寡妇交来一双又轻又薄的军鞋,刘胡兰当场用斧头剁开,揭露了她破坏支前的罪行,使群众受到了教育。

在对敌斗争的实践中,刘胡兰始终坚信只有共产党才能帮助贫苦人民翻身得解放。她热爱共产党,积极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像那些优秀共产党员一样为革命贡献自己的一切。党组织为了培养她,1946年5月,调她到五区任“抗联”妇女干事。她一到区上就和抗联主任吕雪梅一起到保贤村动员青年参军,出色地完成了扩军任务。同年6月,在鲜红的党旗下,她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中共五区委一致通过接受她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候补党员,当时她才14岁。她站在党旗下,庄严地举起右拳宣誓:“……我一定听党的话,不怕流血,不怕牺牲,困难面前不低头,敌人面前不屈服,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之后,她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在各项工作中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她用自己拾麦穗攒下的钱买了鸡蛋,以全村人的名义送给了养伤的解放军连长。她同其他同志一道领导了云周西村的土改运动,翻身后的广大农民努力发展生产,积极支援前线。

1946年10月,形势进一步恶化。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驻文水一带的解放军调往晋西作战,阎锡山趁机扫荡平川。阎军三个团进占文水县城,敌人二一五五团一营在大象镇扎下了据点,并把云周西村划为“开辟区”;地主武装“还乡团”、“复仇队”也向人民反攻倒算。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中共文水县委遵照上级指示,决定大部分干部转移上山,留少数干部组织“武工队”坚持敌后斗争。刘胡兰因自己年纪小,又熟悉环境,不易引起敌人的怀疑,主动要求留下来,满怀信心地和民兵一起苦练杀敌本领,一起制造炸药、装制地雷和手榴弹;组织群众掩埋粮食,深入各村传递情报,宣传解放军胜利的消息,鼓励人民坚持斗争。12月21日晚,她配合“武工队”处决了罪大恶极的“狗村长”石佩怀。

1947年1月8日,失败后的敌人穷凶极恶地向云周西村人民进行报复。他们火烧了陈区长的家,抓走了地下交通员石三槐、民兵石六儿、农会秘书石五则等五个人,并进行严刑拷打。石五则叛变投敌,出卖了刘胡兰等同志。敌人策划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敌师长艾子谦直接给二一五团一营发了指令:“……速将冯德照(即陈德照)、刘胡兰等扣获,归案法办,一则为石村长报仇,二则便利今后开展工作……”情况十分危急,刘胡兰首先想到的是革命利益。她跑到东堡村销毁了党的全部文件;她想到了同志的安全,安排陈区长的妹妹转移上山;她还想到了党的工作,亲自召集全村妇女积极分子开会,布置工作,并安慰被捕同志的家属,鼓励他们坚强起来斗争下去。她没有想到自身的安全吗?不!她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从入党的那天起,她就把自己交给了党,只要党需要,随时愿为党献出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

1947年1月11日晚,上级通知刘胡兰迅速转移,第二天接她上山。12日早,刘胡兰一家正忙着为她收拾行装,突然街巷里传来急促的敲锣声,夹杂着喊叫声:“全村男女老少,都到大庙前集合,一家只许留一个人,留下两个的就按私通八路办理!”原来盘踞在大象镇的“勾子军”和“复仇队”包围了云周西村。

转移已来不及了,刘胡兰听从母亲的意见,到坐月子的金钟嫂家隐蔽一下;当她闪进金钟嫂家时,见屋里已躲着好几个人。为了不连累他人,她毅然出门,随着人流走向村南观音庙广场。

大庙前站着一排排荷枪实弹的敌兵,冷森森的刺刀直对着群众。敌人拿着黑名单,先后将民兵张年成、干部家属石世辉、陈树荣、刘树山等人抓捕。大象镇的一个复仇队员在人群中发现了刘胡兰,威胁刘胡兰去“自白”。刘胡兰狠狠地瞪着他说:“我没有什么可自白的!”她意识到一场严峻的考验就在眼前,从容地脱下指环,掏出手绢和万金油盒,郑重地交给了母亲,坚定地向母亲点点头。敌人再次窜过来要抓刘胡兰,乡亲们不顾一切地向她围过来。敌人挥舞着刺刀、枪托向群众逼近。刘胡兰挺身而出,大步走向大庙。

敌特派员大胡子张全宝知道被捕者中,刘胡兰是惟一的共产党员和区干部,年龄也最小,满以为只要软硬兼施就可得到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他沉着脸问道:“你就是刘胡兰?”

“我就是刘胡兰。”

“你们村的村长是谁杀的?”

“不知道!”

张全宝冷笑着威胁道:“现在有人供出你是共产党员。”

刘胡兰明白自己已被叛徒出卖,把头一扬:“我就是共产党员,怎么样?”

“你们村还有谁是共产党员?”

“就我一个。”

“你以后还给不给共产党办事?”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为党为人民办到底!”

大胡子见硬的不行,强压着火气,奸笑着利诱说:“自白就等于自救,只要你自白,我就放了你,还给你一份好土地。”

刘胡兰轻蔑地回答:“呸!给我个金人也不自白!”

大胡子恼羞成怒,收起阴险的笑脸,拍着桌子吼叫:“你小小年纪好嘴硬啊,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刘胡兰斩钉截铁地回答:“怕死?怕死不当共产党!”

敌人的威副利诱都失败了。大胡子不甘心地以退让的口气对刘胡兰说:“刘胡兰,只要你当众说一句,今后不再给共产党办事了,我就马上放了你。”

刘胡兰嘲笑道:“那可办不到!”

大胡子气得暴跳如雷:“来人!给我绑出去!”敌人妄图用残暴的大屠杀逼迫刘胡兰投降。

庙前,敌人摆下了三口铡刀和几堆木棒。刘胡兰和石三槐等六人面对刑场,大义凛然。张全宝站在大庙台阶上先诬蔑共产党、八路军,接着又宣读刘胡兰等七人的所谓罪行,宣布处死七人,并逼问群众:“这七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全场群众异口同声:“好人!好人!都是好人!”说着向这七个人拥过来。大胡子慌了手脚,咆哮着喝令匪徒们准备好铡刀,护村堰上架起了机枪。

一场惨不忍睹的大屠杀开始了。石三槐等六位同志,被敌人用乱棍打昏后,一个个惨死在敌人罪恶的屠刀下。

大胡子洋洋自得,指着六位烈士的遗体向刘胡兰嚎叫:“你怕不怕?到底自白不自白?”

刘胡兰怒不可遏,用镇定的目光环顾在场的父老乡亲,猛地回过头来,怒视着张全宝,厉声质问:“我咋个死法?”这震撼天地的声音,宣告了敌人阴谋的彻底破产。

大胡子绝望地瞪着血红的眼珠,声嘶力竭地叫道:“一——个——样!”

群众怒吼着再次向刑场拥来。大胡子惊得连连后退,他气急败坏地叫道:“快,快把机枪调过来,给我统统扫光!”敌人的机枪在向几百名手无寸铁的乡亲们瞄准……

刘胡兰跨前一步,挺身喝道:“住手,要死,我一个人死,不许伤害群众。”说完,刘胡兰理了理披在脸上的短发,深情地环视着生她养她的这块土地,环视着在场的父老乡亲。永别了,乡亲们!战斗吧,同志们!她鄙视了一眼垂死挣扎的敌人和无耻的石五则之辈,昂首阔步从六位烈士的遗体旁走过,踏过鲜血淋漓的雪地,从容地躺在铡刀上。

刀刃崩卷,碧血横流。刘胡兰——中华民族的好女儿,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为了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两个月后,正在转战陕北途中的毛泽东主席得知此事,沉闷了整整一天,晚上,他满怀悲愤挥毫写下“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八个大字,高度评价了刘胡兰短暂而光辉的一生。

1947年8月1日,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做出决定,追认刘胡兰烈士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1962年邓小平同志题词:“刘胡兰的高贵品质,她的精神面貌,永远是中国青年和少年学习的榜样。”

1994年2月2日,江泽民总书记在山西视察工作时题词:“发扬胡兰精神,献身四化大业。”

刘胡兰,这位爱国主义和共产主义孕育的堪称民族脊梁的民族英雄,以她那可歌可泣的高贵品格、革命气节和英雄壮举,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革命英雄主义的慷慨就义歌,铸就了光照千钬、激励后人的“胡兰精神”。她的精神、她的英名和天地共存、与日月同辉!

(霍占跃 孟敏)

上一篇:乐观看多2018 重点布局四大板块 下一篇:养它跟养鬼一样!世上仅1~2只的鬼獒!直面世界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