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评论:香港司法的基本准则
分类:乐通手机娱乐 热度:

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2月21日开始审理2016年春节“旺角暴乱”案,意味着特区司法机构全面审理自2014年“占中”以来反对派制造的所有违法案件。其中,作为“占中”行动导火线和前奏的冲击政府总部东翼前地案,已由终审法院审结,其他“占中”相关案件尚在相关法院审理之中。

堵“自决”“港独”者参选漏洞

另一方面,涉及2016年第六届立法会的案件也取得了进展。高等法院原讼庭法官2月13日驳回被选举主任裁定不具备参选资格的陈浩天所提出的选举呈请,肯定选举主任的裁定符合《基本法》和香港相关法律。

对于终审法院的有关判决,有部分法律界人士在若干法律观点上持异议,本着探讨的精神予以公开发表。对于高等法院驳回陈浩天选举呈请,有倾向于反对派的香港法律界人士采取实用主义态度,企图利用法官关于选举主任应当允许参选人有辩解机会的观点,替“香港众志”周庭被选举主任否定参与第六届立法会补选“翻案”。

特区政府已宣布,将根据高等法院关于陈浩天选举呈请的裁决和人大常委会关于《基本法》一百零四条的解释检视相关选举法例,以加强法律禁止主张“自决”、“港独”者取得参选立法会资格的力度;同时,鉴于一名被司法机构取消第六届立法会议员资格者因为相关法例不明确而被允许参与补选,特区政府亦应该根据人大常委会释法内容来修订法律,以堵塞违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者获补选资格的漏洞。

特区行政机构能够为扞卫《基本法》采取的措施,都将予以落实。应予关注的,是司法机构将会如何执行《基本法》。司法人员判案时会基于两方面作考虑,一是量刑的原则,二是量刑的尺度。鉴于本文讨论的是政治案件,关于量刑的原则,必须严格遵从国家宪法和《基本法》;关于量刑的尺度,则需要有利于香港政局的稳定和变革。

有一种观点:在“一国两制”下香港特区可以信奉西方政治观点,因此,接受“公民抗命”是适当的。这种观点的偏颇在于只讲香港传统的那一制而忽视香港已回归中国。香港不仅已回归中国,而且,香港开始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因此,有部分法律界人士指出,“占中”所谓“公民抗命”是对抗国家主权,不应当被承认具一定合理性的观点,特区司法机构应当重视。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去年7月1日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暨特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作为直辖于中央政府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从回归之日起,重新纳入国家治理体系。”“‘一国两制’的提出首先是为了实现和维护国家统一。在中英谈判时期,我们旗帜鲜明提出主权问题不容讨论。香港回归后,我们更要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在具体实践中,必须牢固树立‘一国’意识,坚守‘一国’原则,正确处理特别行政区和中央的关系。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

准确理解中央与特区关系

由于各种复杂的因素,香港社会包括部分司法界人士,至今不能理解或充分理解“一国”是“两制”之根本,应当给他们以时间通过事实来逐步认清。毋须赘言的是,处于特区建制重要岗位,尤其司法界享有崇高地位者,能够全面准确地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对于特区与中央的关系,从而,对于香港的发展,十分重要。

有些人担心,如果不严惩“占中”和“旺角暴乱”的发起人和骨干分子,则不足以对本土激进分离势力产生震慑效果。首先,必须判定这些人犯罪,这关乎量刑的原则。其次,量刑的尺度如何适当,既必须考虑对本土激进分离势力的震慑,也必须考虑争取香港一部分居民与反对派划清界线,以及对反对派阵营产生分化效果。

有人担心香港今后还会发生类似于“占中”和“旺角暴乱”案件。但是,那种可能性不取决于对“占中”和“旺角暴乱”案件量刑尺度,而取决于香港政治基本矛盾如何演变,以及与香港政局密切关联的结构性深层次经济社会问题能否得到标本兼治。

只要把握中共十九大所提出的把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和特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香港政治基本矛盾演变进程即使不可避免还会出现曲折,但是,其方向和目标决不可能改变。

反对派和倾向于反对派者必须明白,鉴于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进入了决定性阶段,中央行使对特区的全面管治权毫不动摇。诚然,当前的现实需要是尽可能缓和两大政治阵营之间的对抗,引导社会各界聚焦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带领香港居民、尤其青年积极投身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推动香港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伟大工程。

文 | 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上一篇:【小饭桌每日融资速递】顺易通获得2亿元战略投资 下一篇:“四川辣酱”价格攀上新高峰 女子用一包酱换得大众GTI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