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社论:幼师队伍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
分类:腾博会官网 热度:

幼师队伍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

■ 社论

幼儿难养,幼师也是全世界最难做的工作之一,所以不可滥竽充数,而须“精挑细选”。

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涉嫌虐童事件,日前有了新进展:11月25日,涉事幼儿园教师刘某某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朝阳区政府通报中称,这是一起伤害幼儿的恶劣事件,社会影响极坏。

涉事教师被抓、园长被免,只是“阶段性”处理结果。联系起此前多起的亲子园、幼儿园虐童事件,幼师素质和资质问题,因此再度引发聚焦。可从媒体报道看,“让有资质的专业幼师来照护孩子”,在很多地方仍难实现。

从数量上看,幼师严重供不应求。2016年我国幼儿园教职工为381.8万人,师生比约为1:12,离《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规定的“1:5至1:7”差距不小,需新增幼教职工248.8万人。因为短缺,所以疯抢:华东师大学前教育专业每年有100多名毕业生,仅去年就有200多家幼儿园来“抢”人。

就质量而言,幼教从业者的能力不够、意愿不强问题亟待正视:我国学历主要集中在专科水平,占总数的56.37%,有22.4%的教师只有高中及以下文凭;此外,73%教师未定职级。

幼师缺口问题,并非首次被聚焦,此前就有“116家单位‘争抢’亳州14名幼师毕业生”之类报道。但虐童事件的频发,让这问题愈发严峻:虽然说,虐童现象多发,原因是多方面的,可幼师问题是虐童问题的一个重要诱发因素。

一直以来,很多人对幼师的印象仍停留在“哄孩子”上;强调幼儿的天真可爱时,也忽略了幼儿“多动”“调皮”等特点带来的看护难度。与之对应的,则是幼师成为很多成绩不好、找不到好工作者的无奈去处。

但实质上,幼儿难养,幼师也是全世界最难做的工作之一,也必须精挑细选。

幼儿是这个社会最脆弱的一群人,也是《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特殊保护群体。照护起来需要高度专业,需要极强的耐心与应有的专业技能。否则就会像一幼儿园园长所说的,当幼师“发现小孩子并非是他们想象的非常天真可爱的样子,又没有解决的办法,就只能简单粗暴地选择非正常处理方式。”

掌握幼教方面专业技能,了解虐待被看护人罪,意识到幼教工作的神圣性,是幼师的基本素养。可当该行业滥竽充数者众多时,虐童现象几乎无法避免。这就要求,必须用专业幼师替代那些非专业、低素质的幼师,社会也走出“幼教=哄孩子”的偏颇认知。

鉴于虐童问题已到了不得不系统性解决的节点,也是时候对解决幼师问题进行认真规划了。而幼师行业确实也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曾专门提到“严格执行幼儿教师资格标准,切实加强幼儿教师培养培训,提高幼儿教师队伍整体素质,依法落实幼儿教师地位和待遇。”但在软约束下,这极易变成僵尸规定。

在此情境下,或许该有基于长远的系统性部署、制度性设计:既通过高校专业设置和招生倾斜来扩大供给,也在薪酬、职业发展等方面提供更多保障和服务。还可通过具体的量化指标、严厉的考核问责,还有对责任逐层落实的督查,让幼师供给渐次告别“短缺”和“低质”局面。

幼师队伍越专业,“虐童”现象会越少,因而,幼教行业也需要“供给侧改革”,尽早从供给端减少幼师结构失衡,以确保从业者都是爱孩子的专业保教人员,而非凑数填缺者。

上一篇:直升机发明 110 年,它会成为空中出租车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