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这个世界还不涨薪?股东和机器人罪责难逃
分类:腾博会官网登录入口 热度:

收藏

腾讯财经讯 据CNNMoney报道,查利o布劳伦在俄亥俄州的橡胶工厂人手不足,找不到足够多的工人,而且他不确定如何才能留住现有的工人。

他所面临的问题,已经成为全球很多企业都在面临的一个越来越棘手的难题:没有足够多有技能或可用的工人。与此同时,多数人拿不到更高的薪酬。要知道,有足够多的工作岗位时,涨薪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今年,美国的工资增长幅度仅为2.6%,虽击败了通货膨胀率上涨的速度,但仍远低于美联储设定的增长目标(3.5%)。事实上,在长达九年的时间里,美国工资增幅始终没达到美联储的要求。

对于目前的困境,布劳伦深有体会。为了留住工人并招募更多工人,他上调过薪水,但是没用。他怀疑,即便再一次加息也不会有太大效果。与此同时,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他的橡胶公司都找不到上调产品价格的充足理由。

“每个人都习惯了没有通胀的生活,”布劳伦说,“正因为如此,我很难走到客户跟前对他们说‘我承担了更高的医保成本,而且已经给工人们加薪了’。那样的话,我会更难卖出产品。”

在很多发达国家,工资增幅不大的确是一种挑战。企业和经济正在蓬勃增长,岗位空缺越来越多,而工人们却尝不到形势转变所带来的甜头。

全球问题

上个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失业率已经重返全球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但是工资增长却远低于危机前的水平。当地时间11月1日。美联储官员在华盛顿开会时声称通胀率不足是个“谜团”。

通常,当工作岗位充足时,很难找到工人,所以雇主们会通过加薪来招募新员工或留住现有员工。当人们开始失去自己的工作时,工人们开始变得更加焦虑,并愿意为了保住工作而接受降薪。

工资增长不给力,不光是美国正在面对的问题。日本、英国、德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工人,也在忍受不涨薪的折磨。

澳大利亚正处在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经济衰退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低工资增长时期中。在英国,尽管就业水平触及创纪录高位,但是实际工资正在下跌。虽然失业率已经居于3%下方,但是日本的工资仍在以疲软的速度增长。墨西哥正在面临同样的问题。

一些专家指出,全球经济正处在“甜蜜点”:巴西、中国、欧洲以及美国,所有的主要经济体今年都在增长。但是,工资增长参差不齐,而很多工人根本没看到增长。

那么,哪里出了问题?专家们认为,原因多种多样。

工会在走下坡路

根据经合组织发布的数据,去年仅有23%的英国工人是工会的成员,1990年该比例为40%。在德国,同一时间段内,这项比例从31%下滑至18%。在美国,工会成员人数也一直处在下滑轨迹中,现在仅为10%。

对于几乎每个人来说,这都是坏消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调查显示,工会走下坡路已经导致10%的最高收入者在收入中占据了更大的份额。显然,对于中等和低收入工人来说,这不是好事。在为工人谋求更高薪水的问题上,工会拥有显着的讨价还价能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鉴于越来越少的工人加入工会,更多的收入进了高管和股东的腰包。

动荡的过去,不确定的未来

金融危机留下的记忆,以及对未来的担忧,也让雇主们不愿意给员工涨薪。

在美国,很多企业正在静观其变,想弄清楚总统特朗普雄心勃勃的税收改革究竟会进行到哪一步。在英国,脱欧催生了浓厚的焦虑情绪。与欧盟的贸易关系究竟会如何,仍是未知数。

法国的企业也在等着看总统马克龙的改革究竟会如何推行。据了解,马克龙想让雇主以更低的价格招聘,而且想要放宽法国严格的工资议价规定。

在墨西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生死未卜,给经济蒙上了一层阴影。

“零工经济”

接下来,就是未充分就业问题。

非正规就业的增长,以及所谓的“零工经济”,意味着很多人只能找到兼职工作,即便他们更想要全职工作。年龄和不对应的技能,都成了拦路虎。

以德国为例:接近700万德国人在做兼职,工作很不稳定,每月薪酬最多540美元。很多人不得不依靠政府的福利金来维持生计。经济学家们认为,这种现状加剧了贫富差距。

根据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数据,500多万美国人在做兼职,但是想要有一份全职工作。自“大衰退”以来,从事兼职却想要全职工作的美国人显着减少,但仍比金融危机之前多。

更多的钱进了股东的口袋

来自投资者的压力,可能迫使企业把重点放在给股东们而非员工发奖金上。

FactSet提供的数据显示,标准普尔500企业去年面临至少40场呼吁增发股息和进行股票回购的激进投资者倡议,2015年为73场。标普道琼斯指数显示,第三季度平均股息同比增长14%,支出总额达到创纪录的150亿美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把投资者放在首位的压力,意味着公司用来投资的资金变少,其中包括员工薪水。

机器人

一些经济学家坚称,很多行业越来越多地使用机器人和自动化,可能也阻碍了工资上涨的速度。

布劳伦指出,他的客户告诉他,如果他觉得有必要给工人涨薪,那么他就应该考虑用机器人来取代工人。“普遍的回应是:‘你必须更有效率’,而这种回应可能最终迫使我选择机器人。但是,现在我还不想这么做,”他说。(米娜)

上一篇:高原·故园·梦圆:烟台对口援建聂拉木县公益活 下一篇:2020年90%农村生活垃圾有望得到处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